【瓶邪】不药(短篇) 02


侍卫瓶×少爷邪

古代架空

OOC预警


屋外的灯火被点亮,府里的人开始骚动,不久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钥匙扣入锁心的声音,怀里的吴邪什么事也不知道迷迷糊糊地正要醒来。

“小邪,小邪!!”三爷嚷嚷着大嗓门儿推门而入,手里还攒着个包裹。如今情况紧迫他也顾不上他们的姿势了,他拉过吴邪的手把包裹递给张起灵便催着他们趁乱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永远别回京城,一面又认真嘱托张起灵一定要照顾好吴邪。

吴邪刚睡醒脑袋还不太清楚,这才终于回味过来出事了,他张口就要反驳,然而话还没出口三叔一个手刀下来就把他劈晕了。吴三省用拇指来回摩挲着吴邪的脸颊,又细细地看了一眼后将他递给候在一旁的张起灵,转身闭眼背着手下达了命令,“走!”张起灵沉默着点了下头,也不管吴三省看没看到,抱起吴邪一个瞬身消失在了屋里。


京城远郊小镇的客栈……

“啪——”吴邪睁眼看见趴在床边的人反手就是一个耳刮子,张起灵不避不闪硬生生地吃下,毕竟是使出了十成的力气,这一招呼下去扇得他偏过头去,脸颊微红,他小心翼翼地抬眼去看那床上的人儿,便见着吴邪浮软地靠在床榻上,他用右手指着自己,指尖气得发抖。

“好你个张起灵,平时对我不理不睬也就罢了,如今我三叔说什么你都听,你到底是谁买回来的人!还不快带我回去!”

“吴邪……”张起灵轻唤了一声便低下头不吭声了。纵然吴邪有三寸不烂之舌碰上个哑巴倒是怎么也说不通了。

之后接连几日,张起灵都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让吴邪找不到脱身回京的机会。


三月的日头散发着不痛不痒的热意,直催得人犯瞌睡。城外偏僻的土路上一辆朴素的马车慢悠悠地驶来,赶车的马夫是个身着蓝衫面容沉静的年轻人,钉了铁掌的马蹄踏在昨夜落了雨的泥泞上发出噗嗤的声响,微风卷起旧蓝色的车帘露出一个白皙精致的少年及他面上的懒散与不耐……

“咻——”

一支破空袭来的箭划破了这静谧的画面,只见那蓝衫人快速转身揽过车内的少年然后就着车橼一蹬便飞进路边的林子里,刹那间身后的马车被射中快速解体,拉车的马儿受了惊不管不顾地寻了个方向跑了。

“小哥~”

少年不安地揪着身前人的衣襟,声音都带着些颤抖。蓝衫人一面安抚地拍了拍他,一面快速地辨认了一下方向便寻了个树洞把人塞了进去并嘱咐万万不要出来。

不多时,外面便传来刀剑相撞的声音,吴邪此时已经镇定下来,他凝神听了听,情况有些棘手但以张起灵的能耐还是应付得了的。

忽而一个念头闪过脑海——

这挨千刀的闷油瓶子看了他这么久此时可不正是回京找三叔那老东西问清楚的好机会!不论发生了什么他都要和家里人一起面对才好,如此夹着尾巴逃跑可不是大丈夫该有的作为。

这般想着,吴邪咽了口唾沫看准时机便运起轻功悄悄朝着京城的方向去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閆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