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久伤肾?

“少爷,时候不早了,该歇息了”
只见着纸皮灯笼里隐约透出的光斑在廊里移动,乍一推开的门带进几丝凉意和骤雨初歇后庭院里草木的清新
周少爷半倚在红木床缘,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微阖着,他有些烦躁地扯掉了一颗颈边的盘丝扣,然后慢悠悠地冲低眉立在一旁的小丫鬟勾了勾手指,微扬起下颚示意对方宽衣
“喏~”
得了指令的少女在背后搓了搓手,偷着瞟了一眼榻上的玉人儿,敛目,暗暗吞了口口水,而后一本正经地伸手蹭上对方的胸膛……
忽的只觉得下巴上一痛,被迫抬起的脸颊上泛出生理性的泪水却是一副茫然的模样,少女似是有些疑惑地望向对方,“少爷?”
周少爷微眯起眼,浅褐色的眸子里透露出危险的光芒,他用指腹摩挲着身下人光洁的下巴,状似漫不经心地启唇
“今天怎么没暖床,嗯?”
小丫鬟干脆大起胆来摸了一把凉嗖嗖的丝绸锦织褥子,摇头晃脑道,“小的这是想着给您降降火呢。”
“哦?你这小丫头,难道还觉得我中暑了不成。”床上的人终于直起了身子,眼里闪过一丝兴味
少女的眼神有些躲闪,她绞了绞手指,犹豫着还是说了大实话
“少爷……憋久伤肾”

评论

© 一只没出息的稻米 | Powered by LOFTER